业余摄影师的Olympus M.Zuiko 7-14mm F2.8 Pro使用体验

PB045277

本文是一篇迟到了大概3年的评测。刚入手7-14的时候,其实很想写一篇评测,但是总觉得自己都没怎么用过,也没拍出什么拿得出手的照片,没有资格来评论。现在3年过去了,我已经花了足够的时间去使用这枚镜头,可以称得上是重度用户了吧,那么今天就来谈一谈。

看镜头评测的读者最关心的是什么?从我的角度而言,应该是“如果我买了这枚镜头,能拍出什么样的照片?”。但是大多数都没有讲到这个读者真正想看的地方,仅仅是简单地阐述镜头的各项性能指标。要么就是各个光圈拍一张照片再放大看细节,为了寻找镜头的sweet spot。同时样片拍得也非常烂,让人怀疑这帮做评测的人到底会不会拍照。

Talk is cheap, show me the photo! 所以在这里,我尽量少说废话,多贴照片。

为什么选择7-14

刚开始接触摄影的时候,用的是RX100这款相机。一直沉迷于500px上的风光建筑类照片,但是RX100镜头广角端的等效焦距只有28mm,对风光题材实在无能为力,因此觉得必须入一个超广角了。

当时对各个厂家的系统都不太熟悉,只认得价格。我记得当时A7应该是刚发布没多久,机身的价格就已经非常感人,而且好像也没有什么牛逼的超广角。对比一圈下来,发现m43系统的价格非常适合我这种穷光蛋。刚好赶上了奥林巴斯7-14mm超广角镜头发布,看了很多的新闻和评测,都对这颗镜头赞赏有加。所以就和E-M5 Mark II一起入手了。

现在来看m43算是一个非常非常小众的选择了。再加上松下和徕卡适马成立了L卡口联盟,看起来好像松下老大哥要离M43远去了,只剩奥巴在坚守,m43要灭亡的声音也越来越响。但是,同时也有很多专业摄影师从full frame转到了M43阵营。

画质

作为业余摄影师,照片只是发发Flickr和instagram,对画质的要求不是非常严格。但是最基本的追求还是有的。从照片来看,7-14已经远远超出我的预期,让我拍到了很多非常满意的作品。

P5033274-2

↑ 深圳湾大桥的暮光。f/8.0的光圈,星芒很好看。

PB035212

↑ 建筑内景。

P9150989

↑ 夜景长曝光。

P9150956

↑ Hongkong

20170609-P6093834

↑ 深圳福田中心区。

20180526-P5262907

↑ 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。

谈程序员的学习(二)

今天的主题是“专注”。

张无忌掉下悬崖之后,山谷里只有一本九阳真经,所以他也没得选择,只能把精力放在这上面。但是我们所处的世界不同于那个山谷,充满了各种“诱惑”,这段时间我对“九阳神功”确实比较关注,但是过几天我又听别人说“降龙十八掌”也很厉害,想尝试下。怎么办?

我们一般都认为,像张无忌在山谷里那样集中精力只做一件事情,效果一定是最好的。在短时间内,确实需要保持专注。比如一小时,一天,一周。如果不能集中精力在一件事情上,就会导致大脑频繁地进行“上下文切换”。今天我想学学scala的fastparse,但是又想写写博客,另外还想再继续看sedgewick的算法。最终结果是哪一件都做不好。

但是在长的时间范围上,反而不能太专注。从我的个人经验来看,学习效率最高的时候,往往是最开始接触一项技术的时候。因为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领域,自己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去学习,而不是自己逼着自己前进。

刚接触Haskell的时候,很多functional programming的概念都是第一次听说,就像是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,学习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的。但是后来持续了两个月之后,慢慢地放弃了。起初看Learn you a haskell for great good这本书的时候,基本的概念还比较容易理解,但是越往后难度越大,再往后基本看不懂了。过了两年之后,看到了陈天的一些文章,重新燃起了对Haskell的热情。再去看Learn you a haskell for great good,原来看不懂的地方居然全明白了,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。

在其他的领域上,也有过几次非常类似的经历。仔细想想,真的是自己的智商不够用吗?不,本质的问题不是Haskell太难,而是在第一次学习Haskell的后期,已经失去了对Haskell的热情,只是逼着自己去看书而已。第二次之所以能“大彻大悟”,完全是自己的兴趣使然。

不妨思考一下,养猪场的种猪,为什么每天都能保持高昂的战斗力?因为每天来的母猪都不同。适当的新鲜感,才能让自己持续输出高额的伤害。

“专注”的前提是自己有比较强烈的兴趣。在张无忌所处的环境下,中了寒毒,不练九阳神功就要挂了,保持专注当然是好的。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,如果已经不是发自内心地想继续下去的话,要么激励自己,重新点燃兴趣。要么就尽快的pivot,把精力放在其他更感兴趣的事情上。

万里长征的第一步

之前的博客是自己搭建wordpress,大概维护了有六七年的时间,不过从14年开始基本不怎么写博客了。前段时间上去看,忽然发现被挂马了,点击链接有一定几率会跳转到一些垃圾网站。也尝试过去解决问题,但是主机都已经沦陷了,再怎么清理可能还是会有后门,因此干脆点把主机删掉了。

博客还是要继续。那就再搭一个wordpress吧,反正也轻车熟路了。买个阿里云的主机,再走个备案流程,这样国内也可以顺畅的访问了,看起来是个不错的方案。于是一边备案,一边搞wordpress。找主题,修改css,装乱七八糟的插件。备案的流程也有点麻烦。在这个过程中,兴趣被一点一点的被磨掉了。就是不想写东西。

博客,最重要的是内容,应该先考虑写什么怎么写的问题。wordpress让我分心的东西太多,精力无法集中在写博客这件事上。所以,即便有那么多的插件那么多的主题,也不想选择wordpress了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看到了Sam Altman的博客,是托管在posthaven这个平台的。详细了解了一下发现正是我想要的,5$一个月,永久保存博客,承诺公司不会被出售。就这个了!只需要考虑一件事,那就是写,世界清净了很多。

为什么不选择公众号?在公众号上写东西,有两个非常强烈的感受。一是写出来的东西都不是属于我的,二是公众号只是微信体系内的一个应用,写出来的东西只是给微信用户看的。我想要的是一个独立的博客。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公众号文章里的图片,被压缩之后的质量实在太低了。而且是不管作者上传的图片有多小,都再来压缩一次。如果说为了节省带宽考虑,我可以理解。但是为什么不把缩小图片的权利交给作者呢?尽管微信的同事在km上使劲地吹嘘了所采用的压缩算法,但在我看来都是不及格的。

平台有了,接下来就看自己了,但愿能维持一个比较高的产量。不然又要回来打自己的脸了。

图片来源:Adi Goldstein

谈程序员的学习(一)

程序员的学习,总是会带着功利性。要考虑某项技术能否为自己带来实际的好处,比如对目前的工作是否有益,掌握新的技术是否利于自己的加薪升职,是不是符合现在的技术潮流。作为一个“理性人”来说,时间当然要花在刀刃上,有这样的想法没毛病。

大概7年前,看到有人这样说:“工作上可能根本不会写Haskell代码,但这不代表它没有价值。Haskell会为你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,颠覆你对编程的认知。学过Haskell可以让你对其他语言的使用也更加娴熟,写出完全不一样的程序。具体的好处呢,这个东西我没法跟你描述,就好像没法向色盲描述红色和绿色一样,只有你自己体验才知道”。这样的描述激发了我的好奇心,然后就入坑Haskell,但是到现在也没能掌握,没体验到上面说的这些好处。

Haskell的书籍不算多,入门的最好的一本是Learn You a Haskell For Great Good,讲实战的是Real World Haskell。这么多年了,我连这两本书都没能看完。思考了下,原因是这样的,对Haskell特别感兴趣的时候,书看的特别快。但是看不了多久,便开始思考“理性人”的问题了:这玩意儿学完究竟有啥用?只要一开始考虑这个问题,就离放弃不远了。所以花了7年的时间,我都入不了Haskell的门。

最近偶然看到倚天屠龙记里面的一段情节,对我有很大的启发。

张无忌吃完蟠桃,心想:“太师父当年曾说,若我习得少林、武当、峨嵋三派的九阳神功,或能驱去体内的阴毒。这三派九阳功都脱胎于九阳真经,倘若这部经文当真便是九阳真经,那么照书修习,又远胜于分学三派的神功了。在这谷中左右也无别事,我照书修习便是。便算我猜错了,这部经书其实毫无用处,甚而习之有害,最多也不过一死而已。”他心无挂碍,便将三卷经书放在一处干燥的所在,上面铺以干草,再压上三块大石,生怕猿猴顽皮,玩耍起来你抢我夺,说不定便将经书撕得稀烂。手中只留下第一卷经书,先行诵读几遍,背得熟了,然后参究体会,自第一句习起。他心想,我便算真从经中习得神功,驱去阴毒,但既被囚禁在这四周陡峰环绕的山谷之中,总是不能出去。幽谷中岁月正长,今日练成也好,明日练成也好,都无分别,就算练不成,总也是打发了无聊的日子。他存了这个成固欣然、败亦可喜的念头,居然进展奇速,只短短四个月时光,便已将第一卷经书上所载的功夫尽数参详领悟,依法练成。练完第一卷经书后,屈指算来,胡青牛预计他毒发毕命之期早已过去,可是他身轻体健,但觉全身真气流动,全无病象,连以前时时发作的寒毒侵袭,也要时隔一月以上才偶有所感,而发作时也极轻微。不久便在第二卷的经文中读到一句:“呼翕九阳,抱一含元,此书可名九阳真经。”才知这果然便是太师父所念念不忘的真经宝典,欣喜之余,参习更勤。

张无忌之所以能成功,就是靠着这种“成固欣然、败亦可喜”的念头。跌下悬崖的时候已经中了寒毒,在山谷里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,反正也是等死,还不如静下心来学习一下九阳神功。万一学会了,还能把寒毒治好。学不会也没什么损失,本来也快死了。如果像我等“理性人”一样去思考,“九阳神功到底有没有用啊?一定能治好我的病么?能让我一统江湖吗?”,恐怕倚天屠龙记就到此为止了。

抛开功利心,不去考虑Haskell到底有没有用,而是把它当做玩游戏打怪升级,也是充满乐趣的。即便不能加薪升职,不能走上人生巅峰,也没什么坏处嘛,最起码比把时间浪费在娱乐活动上要好吧。乔布斯都说了,“Stay Hungry, Stay Foolish”,在学习上做个傻子,又何尝不可呢?

希望等到十年的时候能够学会Haskell,然后写一篇文章。题目我都想好了,叫做“How to Learn Haskell in 10 Years”。